服务热线:
您的位置:雷竞技官网 > 雷竞技官网

文化专栏》小说/《七日妓典》(30-23)

发布日期:2021-09-16 19:37   浏览量:

[文化专栏》小说/《七日妓典》(30-23)

漫画《做生意摆出的阵仗》   翻摄自日本维基百科 引言:在这个价值错乱的时代,每个人都需要讲述自己的故事,以获得崭新的身份,找回有意义与价值的位置。这部小说借由一个彷徨的青年作家,为了解封性爱的苦闷和对生命的探求,得到一个老政治犯的思想启迪,从此走出思想的困境,进而了解底层人物的心声,揭示存在于台湾社会内部的禁忌和荒诞面相。同时,这也是由压抑的性爱通往政治思想解放的现代喜剧。

第四章 危险关系的发明

帝女花进行曲

晚间七点左右,万克强和白云飞就在咖啡厅门前等候塞林杰了。

“这咖啡厅在巷弄里,地点不怎么明显,他找得到吗?”白云花低声说道,再次确认事情的可行性,“何况,你跟他只是初次见面,请他喝了六杯普洱茶,他就会跟进投资吗? ”

万克强一边流露出冷笑,一边指著一楼墙角的招牌说,“你看,这圆形招牌够大吧,虽然不特别明亮,从巷弄里拐进来,一眼就能得到清楚。”左腿微跛的白云飞,转过身去看了一眼,他的伙伴说的没错,帝女花三个大字,以极富艺术性的笔划收纳在招牌里,边框上缀有天女散花似的图饰。看得出,这个招牌师傅很有艺术匠心,巧妙避开俗不可耐的套路。“没问题的。我们是多年的搭档了,你知道我的行事风格,没有保握决不轻易出手。姑且不提获利和分成,我身为你的朋友,必须替你的身体著想,不能让你白跑一趟。”

比起社交辞令和商场话术,这骨董商确实胜过土地代书白云飞,许多来过洛阳阁的顾客们,都对店主万克强这个人印象深刻,体现出“万克强”特殊的命格。塞林杰就是这个例证下的俘虏。他喝下万克强的普洱茶汤以后,加上其辩才无碍的推销,更加相信财神已经向他敲门了,他岂有不开门的道理呢?然而,万克强刚才说:我必须替你的身体著想……,只有当事人听懂含义。因为当年白云花接到类似的案子,没有同万克强商议和配套措施,就擅自拉著投资客到大陆单干了。结果,事情没有处理完善,对方认为赔钱吃了大亏,一气之下,花钱找来几个年轻小伙子,拿著棍棒将他毒打了一顿。幸好,他们白家祖宗显灵,在那次殴打事件中,他被打断了左腿,没有伤及重要的脑部智库,经过某著名骨科医师的救治,恢复的状况极好,走路的时候,只是有点跛行罢了。不过,在这方面,他掩饰的很好,别人若不仔细察看,还是看不出这条左腿的受伤史。所以,万克强的意思是,他找来塞林杰到大陆投资普洱茶,由其代书牵线办理贷款案,都是经过精密的计算进行的,也就是说,他绝不会让被断左腿的恐怖事件再度上演。

“谢谢呀,克强兄!”白云飞发出衷心的感谢,“当年,都怪我太躁进了,没有找你商量,仗著我有代书的经验,就能带著台湾人到大陆开拓市场。尽管我比你大上几岁,可商场经验仍是不足够。”白云飞抬起左手,拍了拍自己的左腿,语带调侃地说,“这一次,我若不好好配合,不是受点皮肉伤,就能轻易了事,肯定要变成螃蟹走路了。”

话毕,万克强会心一笑了:“云飞兄,你客气了。所谓隔行如隔山,刚开始,我也不是样样顺利,吃过亏栽过小跟斗,”接著,他也展露幽默的细胞,抬起双手拍了拍自己两大腿的外侧说,“幸好我很快就妥善处理,没有酿成意外的事件。”

他们的对话一结束,塞林杰就出现了。他拐进巷口的时候,发现他们正站在咖啡厅门前等著,立即向他们挥了挥手,表示他多么期盼这次的餐叙。

“不好意思,让你们久等了。”这地方的确不明显,塞林杰多绕了几圈才抵达。

“不,要怪我安排得不好!我只考虑到这餐厅的好处,忘了你对这附近并不熟悉。”万克强再次致歉,接著向塞林杰介绍,“这位就是专门办理各种贷款的代书白云飞先生。待会儿,他就会向你详细介绍相关手续。另外,他跟我一样,经常带台湾商人到大陆洽谈生意。”

“你好,白先生。我听万先生说,你有办法让我顺利向银行贷款,果真这样,我就有谷底翻身的机会了。”

万克强没有正面回答,而是向白云飞使了个眼色,然后对著塞林杰说,今天晚上,由白先生做东请客,这事情我们用餐的时候慢慢谈。”

帝女花咖啡厅的地势位置有点奇特。它的门面设在一楼,为了预防雨水倒灌,高出地下室的门墙前,摆上几个大盆栽和长著三棵木瓜树,入门的地方有台阶垫高。因此,来这里的常客或研究各种阴谋诡计的人都知道,他们必须跨过三个台阶,才能推开挂有铃铛响声的木门。万克强走在前面引领,让塞林杰在他的身后,白云飞则殿后跟上,避免贷款申办者看到他的跛行。与其说,这是一种本能反应,莫如说,这是掩饰伪善的肢体语言。

“您好,请问几位?”老板娘洁西卡看到熟客上门,迎上去热情招呼道。

“就我们三位。”万克强说著,旋即又向老板娘使了一个眼色,表示这个新人,在用餐结束以后,需要某种特殊的服务。

老板娘是个厉害的角色,当下就读出了由万克强主导的意图。在他们的面前,任何可疑的阴影都将无立身之地。

“来,各位请坐,”洁西卡转身向柜台喊道,“爱丽思,你来帮客人点餐。”她向万克强投予一个神秘的微笑说,“我们有许多美味的特餐,像干煎马头鱼、或者盐烤红喉都不错,欢迎向您的客人介绍。”说罢,她往柜台的方向走去了。

女服务生爱丽思来了。她大约五十几岁,她的左手拿著一张用压克力板垫著的点餐价格表,右手握著蓝色圆珠笔立在他们的桌旁,等候他们点餐后,她在表格上打勾,“请问,您们要点什么套餐?”

“塞先生,你吃鱼吗?”万克强问道。

“嗯,我最喜欢吃鱼了。别人是无肉不欢,我是无鱼不行。”

“对,人家说,吃鱼的人比吃肉的人聪明。”白云飞附和道。

“没有啦。小时候开始,我就和海边出生的妈妈经常吃鱼,可是长大以后,我也没有变得聪明。”

“不,这里所谓的聪明,是指反应很快的人,就像水中的鱼儿一样,快速而敏捷。如果在商场上,它可以迅速地做出判断。”白云飞进而强调,并认为必须为这句美言加大力道。

“嗯,刚才老板娘推荐干煎马头鱼,我就点这个了。”爱丽思立刻写下特餐的名称,亲切地问道,“其他两位呢?”

万克强心想,最近那档事操劳太多了,腰部酸痛甚至感到肾虚,不如趁这机会补充营养。他知道,帝女花咖啡厅有许多好吃的特餐。例如盐烤牛排、十全大补汤、乌骨鸡汤等等。这些美味的特餐,每份只收三百元,餐后附上一杯曼特宁咖啡,真是物廉又实惠。“爱丽思,我要十全大补汤。云飞兄,你呢?”

“给我乌骨鸡汤好了。”白云飞说道,无缘由地笑了笑。万克强也跟著微笑,仿佛这两个笑容之间,充满著绝佳的默契,

“好的。请问是喝热咖啡?还是冰咖啡?”爱丽思问道,“餐前或者餐后送呢?”

他们三人相互看了一眼,万克强看其他二人没有回答,便决定都喝热咖啡餐后送上,这样有助于洽谈商务的气氛。

“知道了。干煎马头鱼需要二十分钟,十全大补汤和乌骨鸡汤,很快就给您们送来。在此之前,您们可以去沙拉吧盛取水果、豆酱汤和紫菜蛋花汤,白饭不够,后面有大锅饭供应。”

万克强和白云飞经常来这里密商和沙盘推演,对于帝女花咖啡厅的所有摆设,比一般人来得熟悉。譬如,陈列在后面的沙拉吧上有几种菜色,汤汁的咸淡,他们都很清楚,连进门处右边的藤制杂志架上,摆著什么报纸和书刊杂志,也都是了如指掌。正因为经常来这里,随著时间的推移,他们与这空间产生了某种亲密感。他们只要坐在这空间里,就觉得安全和踏实,更别说在用餐之际,听见大多数同属车轮党阵营的政治议论了。尤其是,他们听见有人歌颂血色太阳党的大国崛起的激昂声音时,他们的血液就会为之沸腾起来。所以,从这个角度来说,帝女花咖啡厅不仅有同温层的作用,更是他们政治狂热的发射基地了。上述这些激情的画面,就能够说明骨董商和土地代书,为何选择这里作为拉拢台湾商人到大陆投资的起点了。

轻轻关上失忆的铁门

“塞先生,我顺便为你介绍这咖啡厅的特色。”白云飞拉开谈话的序幕,以利后续情节的推展。

“嗯。”不消说,新兴投资者塞林杰初次来到这里,对于店内的格局自然是不熟悉的,与其说他等著代书的介绍,他心里更期盼切入主题了。他思忖著,如果他备齐资料的话,那件贷款案什么时候才能通过?

“在台北市里,像‘帝女花咖啡厅’这样的旧式西餐厅已经很少见了。也就是说,除了供应主餐之外,并附有简式沙拉吧的西餐厅。这种餐饮形式很容易给人美好的错觉,以为时间不是向前而是往后倒流,一下子,就让顾客回到盛行于一九八○年代的西餐馆。他们享受著美食的同时,聆听三维音响传来美国的乡村音乐,那真是人生的一大享受啊!”

“……”塞林杰没有作答。

确切地说,塞林杰和他们是不同世代的人,又没有共同的社会经历,是不容易对这样的描述产生共鸣的,哪怕一丝丝的同感,他都无法勉强地挤造出来。

“不仅如此,”万克强探低身子,对塞林杰低声说,“这里可是卧虎藏龙的地方。这时候,你若想得到什么商业情报,透过共同朋友的介绍,情报马上就会送进你的耳朵。”说罢,扬起下巴朝向正在用餐的客人。意思是说,放眼望去,不管男女性别,他们可能是各个领域的高手,要不就是投资理财或搞地下赌盘的庄家。

塞林杰稍为转身扫视一下,餐厅内各种美食的味道不断地飘荡了过来。不过,他也看到年纪较大的客人,似乎还拿不惯西式刀叉,一只手用力地压住淋上沾酱的牛排,一只手来回切割著,而把盘子磨得咯咯响;有的客人的姿态更有趣了,他始终低头看著手中的报纸,拿著红笔圈划著,摆明就是不把桌上的餐食放在眼里,专注地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。接著,塞林杰收回打量的目光,客气说道,“我相信万先生的说法,他们应该都是厉害的行家。”

“是啊,说不定我们用餐一结束,就有好事降临呢。待会儿,我们一边用餐,白先生会向你讲解相关手续,顺便为你安排到大陆的路线。这全套式的投资策略,每个环节都要紧密扣住。”骨董商立即补充道。

过了一会儿,他们三人点选的特餐依序上桌了。果真,如塞林杰所说,他擅长吃鱼挑剔骨刺,一条长约20公分的干煎马头鱼,全身鱼肉很快地就被他吃光了。如果说,盘子上还有剩余的话,那就是皮肉尽失的鱼头和尾巴了。万克强不愧是骨董商人,很会做生意以外,又懂得养生和保健身体,他点了十全大补汤,即是最好的证明。在他看来,仅只看到用中药材烹调的食物,浑身的血管就活络起来。他比任何人相信,中国汉医的博大精深和药膳养生的强大效果,还曾经想放弃骨董的营生,改行当众所景仰的中医师。但是,最后他赚钱的意志压倒行医的浪漫情怀,这个梦想终究没能实现。而白云飞在损断左腿以后,饮食观念也开始转变了,比以前更爱惜生命的光辉,与他的战略伙伴万克强一样,信奉著医食同源的哲学。所以,他点选了滋补的乌头鸡汤,正体现著这个真理。

一般来说,做生意的男人吃饭的速度比女人来得快,因为他们不是来消磨时间的,所以无论他们多么细嚼慢咽,一吃完主餐,就想尽快送来咖啡,尽快进入主题。毕竟,商业交易或找人投资的大事,永远胜过摆在面前的美食。万克强和白云飞就有这种想法,不只是基于他们之间长期合作的默契。塞林杰更是这样期盼著,因为贷款案的成功与否,关系着塞氏一家的将来,更与“新乐园世界旅馆”的存亡紧密相连,他强烈感受著亟欲获得事业成功的焰火,正在心底暗处燃烧著。

“塞先生,依照我多年的实务经验,你持有旅馆和土地的产权,就算银行方面进行必要的征信审核,贷款案应该不成问题。直白地说,银行握有充足的质押品,他们根本不必担心。在他们看来,‘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’,”白云飞边一面喝著咖啡,一面说道,“所以,我可以拍胸脯向你保证,贷款案绝对不成问题。”

“是啊!”万克强赞声说道。

“谢谢!这样我就放心了。”塞林杰想到贷款案成功在望,心情不由得快活起来,继续切入话题,“对了,万先生说,这笔贷款案拨下来,我们就可以到大陆考察普洱茶的市场。另外,他还说你们在那边有人脉和管道,又有党政军的资源做后盾,进行任何投资都将是万无一失。”

老经验的骨董商立刻接口说道,“我最乐意于帮助创业的人了,即便自掏腰包居中协调,我都一万个愿意。下次,我们带你到大陆考察市场,你就会惊讶和懊悔,为什么不提早到大陆投资,而白白错失了先机,少赚了大把的人民币。”万克强说得有点激动,于是,喝了一口咖啡润润喉,“我认识一个姓钱的同行,他虽然不是投资普洱茶,而是到内地开设工厂。由于他持续得到大陆高干的护航,没几年的功夫,他就赚得钵满盆满了,每隔一段时间,就透过地下汇兑的管道汇钱回来。我们都称为他伟大英明的钱总管,投资眼光独到行事果断,有同行缺乏资金就向借调,他也不趁机收取高利息。在我们业界里,他的口碑很好,大家一致认定他是人品高尚的企业家!”

“真的?有机会的话,还请万先生介绍一下。”塞林杰加重语气,以显示自己的崇敬之意。

“没问题!”

话音刚落,万克强的背后传了一个问候声:“万先生,好久不见!”

他们三人不约而同地转身过去,一位面貌清瘦、留著口髭六十出头的男人走了过来。

万克强向那个男人招呼道:“哎呀,这不是巴先生吗?不好意思,我忙著招待我的客户,没看见你在这里用餐。”

“不,你客气了。你知道,我喜欢坐在角落的位置用餐,今天晚上,客人比平常的多,你自然没有发现我坐在那里。我是走来拿取杂志的时候,才发现你和朋友在聚餐。”这名叫巴丹特的男人说。

“哎呀,咱们真是巧遇!所谓择日不如撞日,撞日不如今日。”万克强做出兴奋的表情说,“我们正在讨论到大陆投资的事呢。在这方面,你已经累积相当丰富的经验了,由你向塞先生讲解,他就会有通盘的了解,避免盲人摸象的失败。”

塞林杰得知那男子是投资的高手,与万克特和白云飞一样,用热切的眼神欢迎他的加入,希望他与他们同桌而坐,听取他在大陆投资的高深见解。在那个时刻,他认为这是事业运途中的巧合,而不是事先安排的桥段,因为人在彷徨无助之际,不喜欢怀疑主义出来作梗。(未完待续)

作者:()

作家、翻译家,日本文学评论家,著有《日晷之南:日本文化思想掠影》、《日影之舞:日本现代文学散论》、《我的书乡神保町》1-10卷(明目文化即出);小说集《菩萨有难》、《来信》;诗集《抒情的彼方》、《忧伤似海》、《变奏的开端》《迎向时间的咏叹》等。译作丰富多姿,译有川端康成、三岛由纪夫、松本清张、山崎丰子、宫本辉等小说。

文化专栏》小说/《七日妓典》(30-23)

上一篇:上一篇:没有了

下一篇:下一篇:华山善化站14周年庆 百岁嬷到场同贺

[ 返回列表 ]